功夫客网www.kungfuker.com,武术爱好者的大型门户网站,各类功夫相关知识及新闻趣图尽收其中!

功夫客

功夫成熟的标志:在武术里有自己(图文)

时间:2012-11-12 04:00来 源:未知 采编:kungfuker


练武术,刚入门的几年是摹仿,是人体就乎拳术,那时候,你大脑支配肌肉的程度还不够,对拳术的理解仅停留在现成的拳论上,半生不熟的你,除了遵循老师划下的道,没有别的路可走。

武 功 成 熟 的 标 志 —— 拳 里 有 自 己

       练武术,刚入门的几年是摹仿,是人体就乎拳术,那时候,你大脑支配肌肉的程度还不够,对拳术的理解仅停留在现成的拳论上,半生不熟的你,除了遵循老师划下的道,没有别的路可走。
       摹仿这事,说来也不容易,在一大帮学生里,常常只有少数人能练得活脱像老师,不过摹仿毕竟是一种学习,距离成熟还很遥远,就像学绘画的人,他只会临摹,画苹果能摹得跟真的一样,也只算及格水平,不叫画家,为嘛?他画的苹果里只有苹果,没有他自己,而艺术家,是要把自己表现在作品里的。
       武功的成熟与艺术创作一样,你要由人就乎拳术——摹仿,升华到让拳术来就乎你——任你自己在拳术里纵情表现。
武功的升华极难,没有个十年、甚至二十年的磨练,休想把自己融入拳术里。譬如很多年前,我从八极拳的“三角步”里走出一种新步法——一种适合自己特征的步法变形,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一件事,我费了好几年的心思——还不算我先前十几年的拳术基础。
把自己渗透到原有的步法,让原有的步法来适应你,即是自我在拳术里的表现,而“有没有自己”,不管练武术、抑或搞艺术,都是衡量人是否成熟的标尺。
       “练武术,是一个发现自己、表现自己的过程”——这是我爱说的一句话。
        在我看来,练武术要想有造诣,先“发现自己”、后“表现自己”,是必经的一道坎,舍此规律,你的武功必将流于平庸,长期在中、低层面徘徊,难以升跃。
        我说的“自己”,是指你自己的身材高矮、肌肉发育程度及类型、心理和行为特征、才智高低、人文追求、人生态度、家庭出身、地域环境等等的“综合素质特征”。这种“综合素质特征”构成你的存在,它是独立完整的、又是“各色”的,形成了“天底下没有两个重样的人”这种现象。
        如果你承认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那么你打出的拳,就不会和任何别的什么人重样——除非你没把自己表现在拳术里。
解 读“ 综 合 素 质 特 征 ”的 密 码
        小到一种步法、打法,大到一门拳术,都是一个人“综合素质特征”的显现。尽管这种显现,在有些人非常鲜明,而有的人看起来比较模糊,但“小中有大含概”是肯定的。
        几个月前,过去练轨迹拳的舒红云跟我谈他的拳术转型。这种事是我一向感兴趣的,只是由于他未曾录制新光碟,我只好到他几年前录的轨迹拳里寻找蛛丝马迹。在我看来,一个人再有个性,再擅于自我表现——哪怕其表现欲已与创造欲相交融,在他的拳里,仍会有他过去所学的影子,就像残道武学中的通备遗韵、截拳道里的咏春底色。舒红云呢,他的拳术转型才刚起步,在新生儿与母体之间,必然存在着易于辨识的血亲表征。
寻觅舒氏构思中的轨迹因子是一方面,另外,我想在他的轨迹拳里,找到属于舒红云自己的东西。因为创拳是个漫长的过程,假如一个人由最具个性特色的东西生发开去,以此为基点向前拓展,该是正常的规律吧?
       光碟上的舒红云,于轨迹拳已摸索了八、九年,何况在此之前,他本有功底,所以光碟上的舒红云,不该没有属于他自己的个人表现。果然,我发现舒红云打的“撞捶”,与轨迹拳学“撞捶”一节里讲的,不甚一样,舒红云打“撞捶”时,拳、肘走折线,把拳头“抖甩”出去,而且光碟里,一再出现舒红云“甩拳”而出的动作——假若“甩”拳不是舒氏的招牌动作,他干嘛要反复展示呢?难道会有人愿意让摄象机对准自己的蹩脚一招吗?不会有的。于是我猜测,“甩”或许是舒红云的偏好,是他个人在轨迹拳里的反映。后来我们俩再谈拳,我将上述猜测抛给他,舒道:拳做“甩击”确出自他本人的习惯,是他的偏好,。
        一个人的偏好,往往就是他本人,是综合了表层的生理与深层的心理特质于行为上的表现。就像我们八极拳的老前辈李书文,传闻不是说,他在与人较技时,爱使“甩捶”打裆?“打裆”的行为特征,从生理因素分析,该出于李前辈个子矮,个矮之人攻击下盘,是理智同时也是不得已的选择,但是,从肚脐往下:小肚子、裆、大腿、膝盖、迎面骨到脚面都属于下盘,李前辈单单选中最容易导致伤残、死亡的阴裆,他这种行为特征,便有些耐人寻味了,不深入他的内心世界,无从给出合理的解释。遗憾,现有的资料,没能给我们提供具体的线索,我们只能笼统地讲:李前辈的打裆,乃是他心理特征在行为上的反映,而心理的深层,混杂了他对武术、对比武、对伦理、对法律、对生命等等的态度。而其态度的形成,又牵扯到他的出身、家庭与文化教育、成长背景、社会环境等因素。
       “甩捶”打裆,是李前辈的招牌动作之一。 马明达先生在他的《说剑丛稿》里讲,李前辈爱练大枪,在拳脚上,弃套路,只攻几个技击单式。可以说,李前辈把他的“综合素质特征”,点滴不漏地表现到几种打法里了,形成了在时机、气势、速度、角度、距离、准确性及力道上的李氏一绝。
舒红云的“甩”,具体表现了他怎样的“综合素质特征”,由于我对他所知有限,无从详解,但就像李前辈,一个动作浓缩了他生命的全部,对待舒氏的“甩”,我同样视做解密舒氏的一个线索,不然,舒红云何以会将“甩拳作为主要的技击动作,贯穿其拳术”(舒氏言)?
       换了别人,这个在舒氏心目中占有重要位置的“甩拳”,仅是无数拳式里的普通一式,八极拳里有,残道武学里也有,紫剑老兄也曾在信中为我画了轨迹拳发甩拳的示意图。不过,对此同一拳式,舒氏越是“情有独衷”,众家越是“等闲视之”——态度的反差越强烈,不越是印证着舒氏之与众不同的独特吗?
拳 术 “发 现 者”与“实 践 者”的 自 我 表 现
       人的表现欲望和表现能力,有强弱之分,一般来说,“综合素质特征”分值高、异常鲜明扎眼的人,往往有着难以遏止的表现欲,像赵道新、王芗斋、卢正文、李紫剑、陈鹤皋、宁秋离等现、当代拳家,他们的拳学你可能不赞同,他们的性格你也许不喜欢,但这些人在拳术中那种淋漓尽致、呼之欲出的自我表现,你否认不了。
        自我表现走到足够高的程度,“表现”常常转而呈现为“创造”,赵、王、卢、李、陈、宁等创拳人即是突出的例子------文章写到此处,我接到李紫剑写来的信,李老兄说:在拳术上“一种人是发现者,一种人是实践者-----”真是巧,李老兄的话恰好契合我欲谈的问题。
        假如以“发现者”和“实践者”来区分我列出的六位拳家,赵、王、卢、李当是“发现者”,他们从不同的视角“发现”着拳学的原理和规律。陈、宁二位属于“实践者”,他们年轻时一门心思练拳——“实践”着,中年前后满脑子琢磨创新——还是“实践”着,他们对“发现”拳学原理的兴趣不如前者。
        但是,这两种类型的人,又都热衷于开创新拳术,这岂不是说,创拳这种事,既可以从“发现”的路径向前探索,也可以由“实践”的山坡朝上攀爬?
这两种人又非泾渭分明,像赵、王、卢、李,他们是拳学的发现者,同时也是实践者——你能说他们不练拳?尤其赵道新和王芗斋,即便在拳学的实践上,也已达到他们那一时代的顶峰。陈鹤皋和宁秋离二位,以拳学的“实践者”蜚声武林,弱于对普遍规律的提炼,但倘若说,他们一点都没“发现”拳学中的普遍性,则是盲人摸象,只见其“实践”,失之对其“发现”的发现。
        这两种人还有一共同特征,他们在创拳之前,都有过二十年左右的练习师传武艺的过程,这二十年可分为两个时间段,在头几年或十年内,他们是按部就班,依样画葫芦;后十年甚至更长,他们走的路则是另一番景象:师传武艺仍然在练,但这种练,已是拳中有我,由浅而显把自己表现到拳术里,直至走到突破师传与创新的临界点。
        在“师传武艺中表现自己”这一过程不可能省略,假如说哪个创拳者,他二十年循规蹈矩于师传不改,仅一夜间,便凭空想出一种新拳。我想,不会有人相信这种假设,这样的事从来没有过。
        瞅这些人那股明显超过常人的表现欲和创造欲,大家就能猜想出,他们在练师传武艺的后一时间段里,别说他们必然会把自己渗透于师传,且欲望的不可遏止、将自己“力透纸背”的程度,必远甚于一般习武者,令普通人目瞪口呆。
        自我表现的结果不见得必然造出新拳,有的人对“旧鞋子”基本满意,他们按自己的脚,把旧鞋子这突显一块、那裁减一点,这就是我们看到的——譬如由吴氏八极拳生发出的强氏、霍氏八极,形意拳里的宋氏、尚派形意等等。
        只有对旧鞋子完全不满意(也非百分之百不满)的人,才要扔掉旧鞋,另造新鞋子(也非百分之百没有旧鞋的影子)。
(收录编辑:kungfukercom)



顶一下本文
(0)
0%
踩一下本文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栏目列表
推荐图文
最新内容
全站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