功夫客网www.kungfuker.com,武术爱好者的大型门户网站,各类功夫相关知识及新闻趣图尽收其中!

功夫客

四川:4兄弟为证扶人男子撞死父亲 掘坟开棺验尸(图文)

时间:2014-04-25 15:59来 源:未知 采编:kungfuker


原标题:撞人还是扶人?开棺验尸 今年4月7日,泸州纳溪区上马镇团山村6组,入土9天后,73岁的老汉唐安云被人从棺材中取了出来,开棺验尸。 距此10多天前,纳溪上马镇街口,唐安云咚一声倒下。也就在唐安云倒地的四五米远处,20岁的石茂兵停下摩托车,转而搀扶老人

四川:4兄弟为证扶人男子撞死父亲 掘坟开棺验尸(图文)-功夫客网

现场图

原标题:撞人还是扶人?开棺验尸

今年4月7日,泸州纳溪区上马镇团山村6组,入土9天后,73岁的老汉唐安云被人从棺材中取了出来,开棺验尸。

距此10多天前,纳溪上马镇街口,唐安云咚一声倒下。也就在唐安云倒地的四五米远处,20岁的石茂兵停下摩托车,转而搀扶老人。当晚,老人抢救无效过世。

围绕老人之死,其家属与摩托车司机石茂兵各有说法。石茂兵坚称,自己是做好事,搀扶老人;老人家属则表示,老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跌倒,“他先撞人,然后才扶人!”

老人的4个儿子坚称,父亲摔倒肯定和摩托车相关,因尚未找到证据,四兄弟商量后决定开棺验尸。“老人确实死得太不明不白了。开棺验尸,我们就是要讨一个明白!”

究竟撞没撞

等尸检报告

唐安云老人膝下一共有4个儿子。除小儿子唐真友外,另外3个儿子则长期在外打工。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相继与四人当中的三人取得联系。唐真友、唐真全、唐真富三人均坚称,父亲摔倒肯定和摩托车相关。不过,截至目前,三人尚未找到有价值的证据和愿意站出来为他们作证的证人。“我们还将继续寻找证据!”唐真全表示。

正因苦无证据,四兄弟商量后决定开棺验尸。

而对于为何会选择老人入土后才重新开棺验尸,唐安云的爱人任学成作出这样的解释,当天村里还有另外一起丧事,租不到冰棺,“天气已经炎热,遗体无法长期搁置。只能选择下葬。匆忙下葬后儿子们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,最后又选择了开棺验尸。”

昨日下午,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,泸州交警大队四大队大队长夏庆表示,接到家属开棺验尸申请后,交警队随即协调法医前去验尸。“究竟撞与没撞,还需等尸检报告出来后才可能明了。我们现在也在等尸检报告!”

现场调查

由于当日适逢赶场,银山街附近行人、车辆较多。小伙到底是撞倒老人还是单纯做好事?以下是围观者事后的论述。

小伙撞没撞老人

听听目击者说

{1}张德富事发时,坐在摩托车后座

“摩托车当时绝对没有撞到人。摩托车撞到东西,肯定会颠簸。整个过程中,摩托车都很平稳。最后刹车时,也很自然。摩托车连老人衣角都没沾上。”

{2}罗开华事发时,坐在旁边一辆货车驾驶室内

“摩托车行驶过程中非常平稳,不像撞到东西。摩托车驶出四五米远后,老人才倒下。双方我都不认识,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。”事情发生后,罗开华先后三次前往当地派出所、交警队做笔录,“我今天讲的和之前笔录一致。到了交警队后,我还仔细观察被暂扣的摩托车。摩托车挡泥板上有很多灰尘。发生碰撞,挡泥板上肯定会留下碰撞痕迹。但我没有发现这样的痕迹。”

{3}姚大哥事发时正好也在骑摩托

“就在小伙车后约15米远。整个过程我看得非常清楚。人车相会时,摩托车拐了弯避开。距离老人有这么远。”说到这里,姚大哥比划了一下,“至少有一米远。小伙就是做好事,搀扶老人!”

{4}王大姐事发时在公路一侧

“老人当时横穿公路。但人车相会瞬间我确实没有看到。因此,我既不能说撞了,也不能说没撞。老人跌倒处距离摩托车停靠处,有四五米距离。”

{5}刘昌全所开的诊所就在事发点旁边

“我听到砰一声出来,老人已倒了。老人仰躺,头朝马路中间,脚则朝向马路边。很快,就有一位小伙前来搀扶老人。”根据老人倒向分析,刘昌全表示,现场不可能发生碰撞,“如果碰撞,老人头部应该朝向公路边,而不是正好相反。当然,由于没亲眼目击。上述说法仅供参考!”

惊人一幕

入土9天后

73岁老汉被开棺验尸

“我们这里都讲究入土为安,没有万不得已的事情,谁会惊动地下的老人呢?”——团山村6组村民如是表示。

团山村6组,是纳溪上马镇一个偏僻的角落。迄今为止,这里仍不通公路。公路结束后,沿石级阶梯一路向前,还需步行20余分钟,才能到达唐安云家中。

今年4月7日,小山村的宁静被打破了。已经入土的73岁当地老汉唐安云,被人从坟中刨了出来,开棺验尸。唐安云过世时间为3月26日晚,正式下葬时间为3月29日。唐安云的老伴,71岁的任学成目睹了尸检过程。“9天过去,老唐身子已经发黑。就在老唐坟墓旁,尸检持续了两个多小时。”

尸检结束后,唐安云重新入土。又是半个多月过去,经整饬后,昨日下午,成都商报记者在唐安云的坟墓已看不到任何翻动的痕迹。不过,在团山村,开棺验尸一事仍远未平息。

“我们那里讲究入土为安,也讲究老人去世后,一定要留一个全尸。整个团山村,以前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可以这样说,开棺验尸这事,我们承受了很大的精神痛苦。但老人确实死得太不明不白了。开棺验尸,我们就是要讨一个明白!”老人的儿子唐真富说。

一次摔倒

摩托车刚开过

老人倒地,小伙去扶

唐安云后脑勺着地,仰躺在街头,20岁的石茂兵随即停车,双手扶住老人。当晚,老人因抢救无效死亡。

开棺验尸这一幕的出现,和唐安云此前的一次摔倒相关。

3月26日上午10时许,上马镇银山街,20岁的石茂兵骑着一辆摩托车途经此地,后座上载着他的朋友张德富。73岁的唐安云则和40岁的儿子唐真友也来赶场,唐真友在附近一茶馆内下象棋,老汉过来招呼儿子一路回家。

“咚”一声,唐安云后脑勺着地,仰躺在街头。唐安云身前四五米远处,石茂兵随即将摩托车停靠。现场拍摄下的一张照片显示,石茂兵身子半蹲,双手搀扶住老人。

随后赶到的120很快将老人送往医院抢救。老人的小儿子唐真友说,父亲最初被送到上马卫生院,但因为做不了CT检查,下午两三点左右,又被送往纳溪城区的医院。“父亲后脑勺有一个很大的血肿。CT检查后医生就告诉我,没抢救价值了。颅脑损伤太严重了。26日晚10时许,父亲就过世了。”

说起老人的身体状况,老伴任学成说,家里几亩地都主要靠老唐打理,“每次吃肉,他都可以吃下四五片肥肉。只不过有点支气管炎。爬稍微长一点的坡,就会累,气喘吁吁。”

争执不下

家属:摩托车肯定有关

小伙:老人衣角都没沾

“大街上当时那么多车,那么多人。为什么单单就是这个小伙去搀扶?如果和他没有关系,他会去搀扶么?”———老人儿子唐真富。

老人死后,围绕老人摔倒,石茂兵和唐安云家人形成截然不同的意见。

昨日下午,石茂兵介绍,距离老人七八米远时,自己即看到老人踉踉跄跄横穿公路。“注意到老人后,摩托车拐了个弯,驶过老人身侧。人车相会时,距离老人身子至少一米远以上,连老人衣角都没沾上。又往前行驶四五米远后,我听到身后咚一声,接下来有人喊老人摔倒了!从后视镜中我看到老人已倒在马路中间。我随即停车,并前去搀扶老人。搀扶时我看到,老人脸色发白,额头微微冒汗,已说不出话。”

对于摔倒过程,老人儿子唐真友表示,虽然自己很快赶到现场,“但撞与没撞,自己确实没有看到。不过,我父亲好好走路,咋会突然摔倒?而且正好倒在了摩托车刚刚驶离过后。父亲的摔倒,肯定和摩托车相关。”老人的另外一名儿子唐真富则进一步分析,“大街上当时那么多车,那么多人。为什么单单就是这个小伙去搀扶?如果和他没有关系,他会去搀扶么?”

老人倒地身亡,悲剧却还未结束…

小伙摩托被暂扣,喊来好友载他

回家路上又遇车祸

好友身亡

3月26日14时许,也就是上马场镇街头一幕发生后4小时,石茂兵搭乘好友龙清的摩托车准备回家拿行驶证和保单,途中和一辆货车相撞。石茂兵受轻伤,龙清则在送治途中身亡,年仅19岁。

石茂兵介绍,3月26日上午10时事情发生后,自己的摩托车随即被暂扣。自己也被叫到泸州市交警支队四大队一中队处接受询问,“交警叮嘱,要求我回家带来行驶证和保单。”

由于不好乘车,石茂兵随即给自己的好友,19岁的龙清打电话。此后,龙清骑来一辆摩托车,搭乘石茂兵前往纳溪合面镇大石村13社,也就是石茂兵家中。

14时许,两人从前往合面的大公路转向一条乡村公路时,“道路拐弯,视线不好。摩托车直接撞向了迎面驶来的一辆货车,踩刹车都来不及了。”石茂兵说。

车祸中,石茂兵受了轻伤,花了几百元医疗费。好友龙清则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。对于好友之死,石茂兵内心充满悲痛,“事发后,龙清母亲曾和我联系,希望我能给予点经济上面的补偿。但由于交警事故责任认定没有出来,再加上我确实也没钱,只能暂时搁置。”

昨日下午,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,提到儿子,龙清的父亲龙心平心如刀绞。龙心平介绍,送医途中去世后,儿子随即被火化,后事目前还没处置完。对于石茂兵,龙心平内心极为复杂,“儿子是被对方叫过去的,是为了帮石茂兵做事才出的车祸。因此,我们肯定会要求石茂兵作出一定的补偿。”

对于这起车祸,纳溪交警表示,事故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

对话老人家属

为何入土9天后才尸检?

“弄清父亲是怎么死的”

成都商报:为啥父亲入土9天后才尸检?

三儿子唐真富:遗体无法长期搁置,也请人看好了时辰,只得先将老人草草下葬。后来一寻思,父亲确实死得很冤枉。连父亲怎么死的都没弄清楚,咋就将老人下葬呢?这才有后来的开棺验尸。

成都商报:开棺验尸是兄弟间一致同意的么?

唐真富:肯定是。做这个决定,我们内心充满痛苦。在我们当地,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可以说,整个过程中我们精神没有少受到伤害。我们只坚信一点,只有查明真相,九泉下的父亲才能真正合眼。我专门请教过交警,交警说,开棺验尸可能是最后的办法,我们相信交警。至于以后怎么样,等尸检报告出来再说吧。

大儿子唐真全:开棺验尸实在是被逼无奈的选择。我们长期在外,上马场镇上没认识几个人,虽然目前确实还没有有力的证据,但摩托车刚刚驶过,我父亲随即倒下。现场那么多车,还有那么多人,为什么单单就只有那个骑摩托车的人会来搀扶我父亲?如果不是他撞的,他为什么要做这一切?由于没有证据,我们只能开棺验尸。看看事情是否会出现转机。

四儿子唐真友:从摔倒到最后死亡,父亲都无法开口说话。一句话都没留给家人,就走了。事情发生后,我很快赶到现场。小伙当时正搀扶着我父亲。我印象深刻的是,小伙一个劲问我父亲:“凶不凶?凶不凶?”如果不是他撞的,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措,问这样的话?我坚信,我父亲的摔倒,肯定和他相关。

成都商报:以前关注过搀扶老人的新闻报道吗?

唐真全:关注过。如果单纯的好人好事,作为家属,我们不但不应该找对方麻烦,而是应该感谢对方。包括开棺验尸这些事情,除了和我们当地的习俗相违背外,我们还承受了巨大的道德压力。迄今为止,我们还没有向那位骑摩托车的小伙提出过任何要求。我们只想得到一个真相。不能让自己的父亲屈死。

“如果不去搀扶这位老人,摩托车就不会被暂扣。自己也不会被交警要求回家拿行驶证和保单,最终,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车祸导致好友之死!我可能是史上最悲情的搀扶老人的人了。”———石茂兵

对话石茂兵

一天两厄20岁的他差点崩溃

“开棺验尸,他们可能想讹诈”

黝黑的面庞,瘦弱的个子。3月26号一天当中发生的两起事件,差一点摧毁了20岁的石茂兵对生活的信心。为了方便在上马镇一家电维修门市上下班,今年农历2月,石茂兵花8000余元购买了一辆力帆150型摩托车。这也是事发时的那辆摩托车。

3月26日连续两起事件发生后,石茂兵就再没有前往维修门市上过一天班,“成天心里都惴惴不安的。咋还有心情上班?”

成都商报:说说事发时候的情况吧。

石茂兵:当时看到老人摔倒在地,我心里真的想的是,能帮一下就帮一下。以前我也看过很多搀扶老人反而被讹的新闻。但那一刻,我脑海当中压根没有想到这些。我就只是想做做好事。后来接连发生的事情,我只想用一句话来形容,是祸躲不过。

成都商报:你为什么会去扶老人?

石茂兵:我在交警队也多次回答过这个问题。我有一位爷爷,快90岁了。看到街上的老人,我就会想起我爷爷。如果我爷爷哪一天也不幸在大街上摔倒,我肯定希望别人能够搀扶他一把。正是因为内心当中有这样的潜意识,看到别的老人摔倒,咋会不搀扶呢?

成都商报:家属有没有联系过你,要求你赔偿一类的?

石茂兵:他们没有直接找过我,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提出赔偿要求。一切都还在调查中嘛。不过,他们开棺验尸这事我倒是知道的。

成都商报:对于开棺验尸这事,你怎么看待?
 

石茂兵:老人入土,说明他们家人最初对于老人摔倒这事是没什么异议的。我们那里都讲究入土为安,入土几天后又重新开棺验尸我觉得这非常不合常理。我觉得他们可能就想讹诈吧。但我问心无愧,并不害怕。

成都商报:今后遇到老人摔倒还会搀扶吗?

石茂兵:肯定会。不过可能会稍微策略一点。比如,先让大家做一个见证啥的。尽可能不给自己招惹麻烦。

真相远比道德更有力量

为了证明扶人还是撞人,已入土9天的老人被开棺验尸。这一极端事件背后所透露出的信息,则是绝大多数类似事件中的一个死结:证据的匮乏。

在缺乏最有力的物理证据情况下,对这类事件进行断案说法,往往大多依赖人证。而人证却又充满变数。

对于这一事件,希望不要轻易进行道德评判和站队。因为,真相往往会迟到。有时,真相甚至就会缺位。扶人还是撞人,有时真的就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但我们更应看到,开棺验尸也好,四处求证也罢,大家其实都想得到一个东西,那就是真相。

因为,真相往往远比道德更有力量。

在道德上肯定或否定,再容易不过。而要探求一个真相,有时则需付出许多许多。

(收录编辑:kungfuker)



顶一下本文
(0)
0%
踩一下本文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栏目列表
推荐图文
最新内容
全站热点内容